张其佐 中国努力推进人民币加入货币精英俱乐部
18/12/20 四海资讯

  经济学家、G20与新兴国家发展战略研究中心主任张其佐表示,上半年经济仍处于合理区间运行,预判宏观经济政策的积极效果会在下半年凸显,经过努力是有把握完成全年目标任务。

  张其佐强调,稳增长压力仍然较大,上半年投资消费和出口“三大需求”和6月的外贸等经济指标增速对经济的拉动效应均在放缓。经济下行压力主要是投资和出口回落过大,加大了稳增长的难度,千万不能掉以轻心。

  参考消息网7月31日报道 英媒称, 如果二三十年后,世界各中央银行和主权财富基金都持有相当大比例的人民币计价资产,那么金融史学家可能会将2015年视为一个历史转折点。

  站上世界舞台

  在投资增速方面,累计投资同比增速连续第12个月放缓,为近15年来最低值。在出口增速方面,张其佐表示,上半年出口同比微增0.6%,比2008年金融危机时我国出口还低,显然与全年出口增长6%的目标相去甚远。从外贸出口先导指数34.8来看,第3季度出口压力依然较大。

  张其佐表示,6月公布的CPl连续10个月处于“1时代”,PPl则连续40个月负增长,物价仍处低位,显示工业通缩呈加剧之势。而6月份制造业PMl指数为50.2%,连续4个月微高于临界点,扩张幅度不大。物价和制造业PMI指数偏低偏弱,说明需求明显不足。

  据英国《金融时报》网站7月29日报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正在审议其特别提款权(SDR)的货币构成。它将在今年11月到明年初之间作出最终决定。现在SDR篮子中的货币都是世界最有影响力的经济体所使用的货币:美元、欧元、日元和英镑。

  如果IMF决定将人民币加入SDR篮子,这将意味着世界金融领域最高级别技术官僚向全球各中央银行担保,人民币资产是安全的。

  对中国来说,加入SDR还象征着人民币站上世界舞台,与世界最富裕国家的货币并肩而立。中国领导人则会据此认为,中国在世界经济中不断增加的影响力及其为融入全球金融体系而进行的改革得到了尊重。

  摩根大通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说:“加入SDR可以解读为,中国的经济重要性和在全球金融市场中的地位得到国际认可。”

  澳新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刘利刚说:“尽管这似乎会引发热议,但人民币加入SDR对中国来说不会带来多少实际和直接的经济好处。全球金融市场很少使用SDR。没有哪个国家会仿照SDR来管理外汇储备。”

  但是加入这个精英俱乐部的确会产生现实影响。至少每个IMF成员会持有一些SDR。因此,人民币的加入意味着这些国家将持有人民币,即使是间接持有。越过这个门槛,各中央银行持有的人民币资产可能会迅速增加。

  兼具多重目标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7月29日报道说,中国从全球金融危机中吸取了两个重要教训。它意识到,美国可能是一个不可靠的经济伙伴,因此留在“美元区”内部难保安全和稳定。它还明白,从金融角度来说,拥有一种全球储备货币意味着永远不必说抱歉,例如,危机重重的美国可以不费力地将其债务出售给世界。

  2009年,人民币“国际化”已上升为中国的国策。中国在这方面的行动同中共的两个最基本关切是一致的,那就是自立和安全。随后,这项事业又加入了其他目标,诸如开放中国的资本账户和将外资引入中国的债券和股票市场。

  于是,人民币国际化实际上透露了北京的长期地缘政治战略。天达资产管理公司战略师迈克尔·鲍尔说,北京希望推动“上海变成全球资本的主要源头之一”。

  纽约和伦敦的经验显示,创建一个全球资本的源泉能带来很多好处。兼具深度与广度的金融市场不仅能吸引人才和创造工作岗位,还能让拥有它们的国家以相对较低的利率筹集资本。

  同样,一个有着较大国际参与度的活跃的金融市场,将帮助中国为“一带一路”计划提供资金。

  但是,如果没有国际化的货币,这一连串雄心就难以实现。除非中国脱离“美元区”,否则中国的经济主权将继续受到限制。

  北京清楚地看到,除非它能培育一个有生命力的“人民币区”,否则它摆脱美元影响的努力将泡汤。这意味着向外国投资开放人民币资本市场,这样各企业能用人民币进行贸易,各中央银行能将人民币用于储备,而世界各地的基金经理能通过投资人民币资产来获利。

  然而,这还需要时间。

  展现稳定前景

  据英国《金融时报》网站29日报道,今年4月李克强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没有回避货币战争的话题。这位中国总理说,中国并不希望看到主要经济体竞相让本国货币贬值的状况,这会导致货币战争。

  货币干预在过去十多年里常常给美中关系降温。虽然这一问题近期似乎销声匿迹,但它可能会重新抬头。

  随着中国经济增长放慢,中国会不会再次作出激烈反应——通过让人民币贬值来刺激贸易?

  这取决于对人民币合理价值的评估。在2005年以前,人民币一直盯住美元。2005年以来,北京已经允许人民币升值。

  美元对人民币汇率跌破6.05后,在过去18个月中一直在6.05至6.27的范围内波动。巴克莱银行的外汇策略师阿鲁普·查特吉说,北京有很多理由希望人民币留在这个范围内。

  其中的首要原因是,北京正努力让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这个篮子中的货币被IMF赋予正式储备货币的地位。中国希望让IMF和世界各地的人们看到一幅稳定的图景。

  张其佐认为,要主动适应和引领经济新常态,当前政策的着力点和首要任务无疑要围绕“在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惠民生防风险”的平衡中突出稳投资及投资转型升级,特别是要加大和落实有利于调结构惠民生的具有公共产品和服务的基础设施短板投资,注意不断提高投资的长期回报率,才能发挥好投资的关键作用,通过基建来对冲投资和出口下降过大的缺口。

  同时,要加快新常态经济的“三个转向”,注重“三驾马车”协同发展,全力提高消费需求和服务业以及战略新兴产业全面扩张升级。加大财政货币政策的定向调控力度,从供给和需求共同发力,加大用改革创新的办法破解经济下行压力,把潜在增长率变成实实在在没有水分的经济增速,从而确保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 据人民网

  因为这些原因,一些货币策略师预计,到今年底,美元对人民币汇率会在6.26的水平附近徘徊。

  但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公司新兴市场外汇策略师丹尼尔·特南戈泽存有异议。他认为,北京会扩大人民币汇率浮动区间。他说:“人民币国际化的一部分正是扩大汇率浮动区间,并使其变得更易波动。”

百家乐怎么玩http://www.huayimeirong.com/原创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